设为首页
联系站长
加入收藏

吉林通化刘韬远征科技 国内外24英寸 便携式箱式电脑一体机 设计多款式手提箱电脑 百度推广http://www.13644350088.com/中文主页 华硕 技嘉 主板 硬盘 系列1GB显卡

通化www.刘彩云.com电脑销售 中国技术咨询销售: 编写13644350088 手机信息订购国内外订单: 订购电话01086460088具体价格: 留言版 查看评论对话选择

作 者 照 片
文 学 作 品
  • 作者小说...
  • 作者诗歌...
  • 作者散文...
  • 作者家乡...
  • 建设小学...
  • 第九中学...
  • 婚姻梦想...
  • 人生经历...
  • 彩云日记...
  • 广告传媒...
  • 科技发明...
  • 技术合作...
  • 中国云游影集
  • 烹饪学与厨师
  • 软件开发招聘
  • 箱式电脑生产
  • 液晶主板显卡
  • 八核CPU 主机
  • 中国电影收集
  • 键盘光标配件
  • 磁带转制音频
  • 综合维修窗口
  • 不锈钢产品展
  • 笔记本急救室
  • 硬盘数据服务
  • 大型移动硬盘
  • 摩托改型新篇
  • 公共交通安全
  • 社会心理医学
  • 个人健康检查
  • 动植物护士站
  • 我的24款手机
  • 致我爱人的信
  • 草稿箱回收站
  • 信 息 反 馈
  • 发表/查看评论
  • 查看/所有文章
  •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
    珍爱网  奇缘  朋友网  彩云网  优酷 

    爆米花  百度  电信  联通网 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http://www.刘彩云.com/

    职业公关每日收支明细表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备案审批许可证号

    测试云网络安全IP平台

    ICP09072515

    ICP09072515

    ICP10002925

     您现在的位置 >> 草稿箱回收站(137) 今天:  
    文正敏自杀化白骨-孩子文杰立志上学纪实-

    http://www.tudou.com/home/item_u18860986s0p1.html

     

    -来自中国的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社会学者-解说:文正敏     男孩子的伞-人间风雨人家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,他叫小文,比我小,他热情大方,似乎像个充满生机的孩子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那时候,他淘气极了,但是他非常勤劳,日夜卖干豆腐串。我敬佩热爱劳动的人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 他那时候,是我姐姐的男朋友。恋爱是自由的,我喜欢向他请教很多东西。我问他,从哪里来?他说监狱,我问他,听说那里面非常需要打架,打不过人家怎么办?他说被打后,就等待他们睡着了就打他们,我听得聚精会神,问他,如果进去了怎么办,他说,那只能靠外面的人了...

     

         他欣喜的告诉我他第一次偷东西的情景,他说,在白山市的二楼,偷了人家的一些东西,就要跳窗出来的时候,他看见人家一个18岁漂亮的女孩儿,她一丝不挂的午睡,他还去彻底的偷偷看了一会呢,她居然没有醒...

     

         也许,就是他青春时代的那个中午,他因为学历没有能力知道心理防范,他长大后,成为了暴力凶残,最终自知无力自拔而自杀的 文正敏

     

         只有我知道,他的心电图与性欲被交织在一起,因为那天他是偷东西,可想而知他的心情不会是平静的,在那种状态下,他第一次看见了异性,他的中枢神经会多么冲动和兴奋。性欲心理与盗窃心理混合,成为了他一生都不知道的婚内暴力。只要他有欲望,他就需要盗窃时候那种强烈的心理刺激,只要他有性欲,他就按耐不住同时去盗窃的心理,于是他残忍甚至灭绝人性的毒打他的妻子,看着姐姐绝望的告诉我他的婚内暴力,我多少次决定杀了他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一次决定杀掉他之前,我从潍坊打电话,劝盘锦的他,男人应该好好有个家,有个孩子。毕竟:人之初,性本善。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容易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二次决定杀掉他,我带他去了八角派出所,为他登记了暂住证,希望警方能够约束他的暴力和罪行。

         第三次,他死了,他自杀在他赖以生存的一间地下室里,他才29岁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那一次,只有我能够救他,可是一想到姐姐被他打得那样,我恨不得去杀了这个不懂得用双手保护自己女人的疯子。这是我第一次见死不救,又永远后悔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那天只要我从石景山分局的法医干警抬去的棺材里拉他出来,拨打120电话,送到北京301部队,就能够依靠现代医学解救7小时用毛巾或不是很细的绳子悬梁自尽的人。那天,他才用纱巾上吊不到3小时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看着姐姐哭得死去活来,还有那么小的孩子,当我从白宝山火葬场窗口接过他那么年轻粗壮的白骨,我后悔得眼前都黑了,不应该没有救他啊,火化前,我小心翼翼的剪掉保存了他的一缕头发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那时候救他该多好啊,告诉他是代替父母救他的,因为只有父母才会多么痛爱自己的孩子,那时候他父母远在白河市,只有我在他几乎魂飞魄散的身体旁边,眼睁睁的看着法医的死亡签字,把浑身瘫软的他放进了带来的棺材里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如果告诉他性心理不应该是混合的,教他克服,教他分辨心电与荷尔蒙的相互干扰的错误行为,那该多么好呀,可惜,我却第3次没有救他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一次是1994年他说要离开通化去青岛市抢劫,我说不要去,在通化市帮我卖西瓜,缺人手,我每月给他1000元,可他百般推辞,去了青岛,入狱10年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二次,他入狱期间,我恨他不听我的劝告,从来没有去青岛监狱探望过他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第三次,在亲情与朋友之间,我判断失误,居然落得了一次见死不救的终生遗憾。后悔一辈子。

    设为首页 |  加入收藏  |  联系站长  |  开发人员 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 2009  吉林通化刘韬远征科技---箱式计算机  访问量  页面执行时间:62.98828毫秒